四会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天道藏经阁 第一百四十九章 捡来的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8:48:51 编辑:笔名

天道藏经阁 第一百四十九章 捡来的

“好像可以修炼。”

看了一小会儿之后,纪欣兰忽然来上那么一句话。

“那你试着修炼看看。”凌浩饶有兴致地说道。

纪欣兰没说什么,上了床,盘膝坐好,将《天道审判》放下,闭上眼睛,似乎在感悟着什么。

大约半个时辰过去,纪欣兰身周慢慢生出一丝丝紫气,氤氤氲氲,缠绕不断,整个房间忽明忽暗,仿佛连光线都变得有些不稳定。

凌浩目不转睛地注视着,没有出声打扰,也没有任何的不耐烦。

紫气越来越多,甚至渐渐地将纪欣兰的整个身体包裹住。

接着又是一个时辰过去,所有的紫气一股脑地钻进纪欣兰体内,纪欣兰才睁开眼睛,下了床,很是平静地看着凌浩。

“怎么不继续修炼?”凌浩皱着眉头问了一句。

“只能修炼到这里。”纪欣兰面无表情地回答道。

凌浩上前几步,将《天道审判》拿起来,仔细翻看了一小会儿,才发现纪欣兰并没有说谎。

这本来就是一部通过审判罪恶来增加修为的功法秘籍,不是静下心来修炼就可以。

入门之后,再这么修炼已经没有任何意义,也不会增加任何修为。

想要提升修为,就要不断地进行审判,也只有不断地洗刷世间的罪恶,纪欣兰的修为才能不断地提升。

不过凌浩还有一丝顾虑,按理说纪欣兰就是那种心灵特别纯粹的人,然而真要让她来审判世间的罪恶,见识到了世间复杂且充满罪恶感的一面,长久以往下去,真的还能保持住心灵的那一份纯粹?

凌浩摇了摇头,不愿意多想,转而问道:“修炼到这里是什么感觉?”

纪欣兰抿着嘴,没说什么,似乎连她自己都不清楚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。

凌浩皱了皱眉,总感觉纪欣兰太过沉默寡言了一些。

当然,这也不是什么坏事,少言寡语的人,往往在行动能力上更加突出。

虽然纪欣兰要继续修炼就得不断地进行审判,但是凌浩并不着急,也没打算现在就开始让纪欣兰去审判。

毕竟刚把纪欣兰从死亡边缘拉回来,没必要在一天之内就把所有的事情做完。

收起《天道审判》之后,凌浩朝窗外看了一眼,发现天已经黑了,也差不多该回天道藏经阁了。

“你今晚就待在客栈里面,不要乱跑,我明天再来找你。”

凌浩并不打算带纪欣兰回天道藏经阁,毕竟天道藏经阁并不允许外人留宿。

唯一的例外就是龙女艺妍,不过那家伙一向神秘,又是在藏经阁内出生的,跟纪欣兰可不一样。

凌浩还没想好该如何安置纪欣兰,留在客栈是目前最合适的选择。

他也不担心纪欣兰会跑掉,如果真想跑的话,之前就有机会,根本没必要等到晚上。

当然了,纪欣兰虽然修炼《天道审判》已经入门,但是终究没有自保之力,因此在离开之前,凌浩还是留下了一些防身用的东西。

离开客栈之后,凌浩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天道藏经阁,而是到皇城门口转了一圈,让人给李思宁递了一张纸条,这才优哉游哉地走回去。

一夜平静。

第二天,凌浩等到藏经阁四个小时的开放时间结束之后

天道藏经阁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捡来的

,才前往纪欣兰所在的客栈。

推门入内,除了纪欣兰以外,房间里面还有一个人,那就是李思宁。

“前辈,你终于来了。”李思宁早已等候多时。

就她现在的状态,可以说没多少空闲时间,要不是凌浩相邀,她恐怕根本就不会多加理会。

“嗯。”凌浩点了点头,将目光望向纪欣兰。

也不知道纪欣兰从哪里搞来的纸笔,专心致志地在纸上划来划去,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凌浩的到来。

上前几步看了一眼,凌浩很快就愣住了。

纪欣兰竟然是在画画,画的还是昨天小巷子中的那一幕。

那时候纪欣兰刚刚被救起来,浑身上下脏兮兮,坐在地上,眼神透着一丝迷茫,凌浩站在边上,面无表情,阳光照射进简陋的小巷,仿佛带着一丝希望。

很有韵味的一幅画,哪怕凌浩对绘画艺术并不怎么了解,依然能够感觉得出来,纪欣兰的画功非常高超。

只是看一眼,这幅画就给人一种非常深刻的印象,仿佛根本不需要特别留意,每一个细节都能自然而然地刻在脑子里面,同时给人一种非常震撼的感觉。

“前辈,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小妹妹?这幅画画得真是太好了。”李思宁也是赞叹有加。

“捡来的。”凌浩笑了笑。

“捡来的?”李思宁一脸懵逼,神色怪异地看着凌浩,似乎在说:“你仿佛是在逗我!”

凌浩没有解释,而是取出《天道审判》,交给李思宁,“你先看看这个。”

李思宁有些不明白凌浩的意图,不过还是认真看了起来。

片刻之后,纪欣兰的画作完成,将笔放下,抬头看着凌浩,目光依然是清澈如水。

李思宁也将经书合了起来,看了看纪欣兰,又看了看凌浩,“前辈是想说,这个小妹妹刚好适合修炼这部功法秘籍?”

“昨天我就让她修炼过,还很成功。”凌浩点了点头,“你不是要让我帮忙调查纪泽的死因吗?我没那个能力帮你,但是这丫头可以。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凌浩发现,在他说到“纪泽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纪欣兰的身体很是轻微地颤了一下。

因为不明显,所以他并没有多问,只当没看到。

“前辈的意思是,用审判的方式来解决?”李思宁很快就明白了凌浩的想法。

“没错,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李昌在背后指使,那只要将他好好审判一番,就不需要费心费力地去调查。”凌浩解释道,“不过我也不知道这个审判究竟是怎样的,今天让你来,就是一起看看效果,如果效果不错,那就按我说的来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李思宁对这个做法还是很赞成的。

如果真的能够通过这个方式来审判出李昌所犯下的那些罪行,将会比辛辛苦苦地跑去查案容易得多,而且更有效果。

想看的书找不到?赶快打开搜索关注公众号“187”!

巢湖治疗白斑病费用
娄底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
武汉白斑疯医院
黑龙江虹桥医院看病怎样
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收费情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