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会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蛊惑魔王 第一百一十一章 伏魔雷凤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38:42 编辑:笔名

蛊惑魔王 第一百一十一章 伏魔雷凤

吊睛白额虎。

巨兽五米有余,一纵一跃,便是十余米开外,王者威势四溢。

霎时之间,森林静默,待这头巨兽原离后,森林再次恢复繁闹。

作为庚辰仙孕育灵兽,这头吊睛白额虎已经活了近百年,修为造化,已不弱于先天境强者,虎背上,卫长老目露凝重之色。

“事到如今,为了不让天南酿成大祸,定要劝掌门师兄当断则断,果断行事,先发制人,雷霆一击,至少也要稳住局面!”

心中打定主意,卫长老双眸坚定之色。

……

三天后。

庚辰仙山,地处中原,虎踞龙盘,繁华昌盛,正门圣地,群雄之巅,天南正统,英杰汇聚。

数千年传承,庚辰仙宗内究竟有多少底蕴,外人无从得知。

袅袅青烟升起,缥缈白云滑过,钟声回荡,威严四座。

列祖列宗供奉大殿,诸多长老、供奉,纷纷就列。

庚辰山第五十七代掌门人张天景,一身灰白长袍,仙风道骨之资,慈祥眉宇间,又伴随着一抹干练狠厉,高位落座。

“两位师叔祖。”

大会尚未开始,张天景率先向神哦昂两位不起眼之人微微行礼。

这两人在庚辰仙山,似乎有着非同一般地位。

一人衣衫朴素,手持扫把,双目失明,随意坐着,及未张扬,也未收敛,平静微笑。

另一人正襟危坐,龙秀道袍

蛊惑魔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伏魔雷凤

,不怒自威,气魄凌人,闭目养神的样子,一动不动。

“恩。”

不过,如今面对庚辰仙宗掌门的问候,这两人自是稍稍点头,注意了自己的宗门礼教,并未超然世外。

一名又一名长老、供奉,纷纷就位。

让人大吃一惊的是,这些长老供奉中,竟不乏几个得道山精野怪,似人形般坐在椅子上,已经修出局部人身造化,只有兽头而已,却在宗内享有同等待遇。

例如这头金鳞鹿角的卜长老,乃是体内含有一丝五爪真龙之血的金蛇,于庚辰仙宗汲取天地日月灵气,渐渐修成人身,成为内门长老,地位非凡。

卜长老坐在紫檀木椅上,轻饮了一口暖茶后,朝旁边肥头大耳陈长老道:“这次如此紧急会议,所为何事啊?”

大殿内,仍不时有长老供奉匆匆赶至,不过看样子也快到齐了。

这位肥头大耳陈长老,笑起来慈眉善目,正是赠与夏雨客卿令牌之人。

乍一看下,这位陈长老丝毫看不出内在隐匿的强硬激进作风,但不同于庚辰仙宗绝大多数长老,不问世事,专注修炼,希望有朝一日跨入金丹大道,前往仙宗大夏圣地深造,这位陈长老,对于世俗之事颇为用心。

“还能是什么事,肯定是这几年来声名鹊起的天行道了。”

不提下面诸多长老供奉的碎碎言语,高台之上,掌门张天景不动如山,静静等候。

咚……

第九次悠扬钟声后,张天景看向下面聚集的诸多长老,已经七十余位,另有许些空缺席位,则在宗门之外执行任务,一时无法赶至,或在宗门内执行重要任务,无法抽身。

众人纷纷安静下来,凝望高座,神情严肃。

“今日召诸位前来,乃是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魔门之变,商讨一下之前我等先前立下的循序渐进之法,是否应该随着局势,变更一下!”

……

大会内容,外界不得而知。

只知道大会过后,庚辰仙宗内圈养的珍禽异兽,纷纷现身,受到召唤,聚集于仙山山顶。

这些珍禽异兽,平常之类若丹顶仙鹤,展翅高飞,相较于云山区区五只,这般数百只起飞的景象,委实震撼。

珍奇之类,如上古遗留血脉雷凤,张开双翼足足三十余米,已经是接近神话传说级灵兽,口吐人语,智慧非凡,与人无异,晴空引动雷霆霹雳。

毫无疑问,这只雷凤,正是庚辰仙宗的最大倚仗之一。

也是上古时期,从大夏圣地展翼翱翔飞来的伏魔圣禽,在庚辰仙宗地位尊崇。

噼里啪啦,噼里啪啦,噼里啪啦。

一条条电弧炸动,每一根羽毛都仿佛精纯雷霆灵气。

雷凤看向唤来自己的庚辰仙宗掌门,凤喙一张一合道:“按照约定,只有在涉及灾变之事,才能动用灵符,你为何召我?”

凛凛威压下,张天景袍子簌簌抖动,甚至于受到雷霆之力影响,体表头发胡须稍稍炸乱。

这位庚辰仙宗掌门却对此无动于衷,高昂道:“血隐门门主,已然拥有召唤异域未知邪能魔神能力,为了天南太平,保护五庚封印,请求圣禽祝我一臂之力,掌控天南格局!”

“沟通异域邪能魔神,倒也正常,你确定他要召唤?”

正道与魔道区别,在于追求。

正道在于修身修心,稳步前进,水到渠成,以提高自身作为最终追求,代表的是本土势力。

而魔门之人,在于献祭异域魔神,求乞外力加持,速成见效,以虚空域外邪魔为师,不耻为人。

“虽不确定,却要给予足够威慑,以防万一!”

大批长老,精锐弟子,骑乘珍禽异兽,冲出庚辰仙宗山门,以全速之势,消失在天边缥缈云雾之间,不见踪影。

足足数百人的庞大队伍,竟然只是在须臾之间出动,如此一幕,委实许些修为浅薄弟子震愕许久,哑口无言。

不动则已,动若雷霆。

这庚辰仙宗作为天南第一大宗门,底蕴力量,自然远远不是其他宗门能够相提并论。

……

几天后。

当魔星草赶至庚辰仙宗的时候,外门天街之地,仍在议论着几天前的异动,魔星草瞪大了眼睛。

相较于夏雨那般的缜密心思,对于诸多凌乱线索的情报收集判断,人心的揣摩揣测,魔星草远远不如,否则也不会进化为黑色毁灭者魔之心了。

“怎么回事,这么巧!难道也是那家伙安排?”

掏出客情令牌,魔星草进入庚辰宗内门探查。

然而几个时辰后,几名内门弟子以陈长老未在宗门为由,将魔星草送出门外,这是庚辰仙宗从未有过的事。

“嘶……”

魔星草惊疑不定,犹豫不决。

此刻的庚辰仙宗,无疑正处于实力薄弱的非常时期,如果说之前是十死无生的话,那么此刻,则勉强可以说得上是九死一生了。

然而在门外犹豫了许久后,魔星草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庚辰仙宗,虽然出动了大批长老、精锐弟子,但仍旧有足够的守卫力量。

“还是……再等等吧。”

还有一年时间,再看看还有没有更好机会。

这几年来,自己在天南之地也算是稍稍有些交集人脉,说不定可以帮得到自己,不可匆忙行事。

这般想着,魔星草就这般老老实实的在天街上,租住了一间房屋,似乎打算长期定居于此,伺机而动的样子。

趁此机会,也多了解了解庚辰仙宗的内幕,同时探听一下那只蛊惑魔鬼的情况。

究竟发生了什么?

遵义治疗卵巢炎医院
遵义治疗盆腔炎方法
遵义治疗盆腔炎费用
遵义治疗盆腔炎医院
遵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